学校为了各个学院能够集中管理,再次对宿舍进行了一次大的调整。我从10号楼的6楼挪到了18号楼的3楼,新的宿舍空间大一些,桌子更宽,柜子也更大,每层楼都有洗浴室,比较不巧的是从四楼开始可以坐电梯,而我是三楼。

  这本来是一件喜大普奔的事情(虽然搬宿舍的过程可能会很累,因为还要帮夫人搬),但是凸显出了很多矛盾。

  比如说我的两个舍友。这两个舍友A和B之间因为某件事在前几天闹掰了,受委屈的那一方B要求A搬出去,而7月2号左右就开始搬宿舍,于是开始临时调整。

  可是其他人都不太愿意调整宿舍,协商来协商去,确定下来了调整方案,让A和我们班另一个宿舍的同学换宿舍,不过有个条件是那个人来我们宿舍后要睡靠窗。

  调整方案公布后,B表示自己一定要睡靠窗,多次协商无果,提出再次调整。让A留在宿舍,B出去。

  班长很为难,也很辛苦。所有被提出的无理的需求都尽量满足,可有些人实在是过于自私了。

  夫人是她们班里的团支书,女生方面的调整宿舍是她在负责协商,因为部分女生的事很多,出了很多幺蛾子,把她气的不行。

  好不容易调整好,却还被人在背后说她的坏话,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随意猜测她的行为,而且是带有恶意的。很不爽这类人。

  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变数了吧。

  有些人真的很自私。

标签: 随笔

添加新评论